top of page

Vessel NCH

業主在數年前,一次與家人的歐洲壯遊旅行,開啟了對之後生活的想像。在義大利熱內亞的港口旁,看著一家人在打掃、整理一艘帆船,這種以船為家、以海為生的自由漂泊生活型態,提供了他們前所未有的生活靈感。依循著這個生活的想像,將其轉譯到空間的設計操作。

基地位於台北市內湖區,平面是一個規則的矩形,短側面向一座翠綠秀美的山,一年四季提供充足的自然採光。

空間被組織為一個自由且多變的型態,多重的排列組合,回應了屋主對自由空間使用機能的期待。生活開始在這個有限的空間中被無限釋放,穩定的平面組織開始被塑造了漂泊的可能。

設計上主要的考量,在如何創造一個戶外綠景至室內的延伸,因此長向的空間被最大程度的保留及強化,像航海的望遠鏡,引入了前方這片綠景的深邃。這裡是家中最自由且無拘無束的公共空間,可以靠著窗席地而坐看書,聽聽自然的聲音,也可以到後方的廚房,在一片偌大的島嶼上料理、品嘗一道道美食。

公共空間長向靠內的一側,是一整排連續的橫向推拉門,它們定義了短向空間的斷開與連續,多變的空間組織型態被它們形塑,前方主臥房的橫拉門被打開後,生活的可能也被擴張延伸。後方的次臥及起居空間也會被橫拉門的開關所定義,當開啟時,起居空間可以和廚餐廳連成一體,熱鬧非凡,關閉時則可以在裡面體驗琴聲音韻或片刻寧靜。

設計上大量啟發自船艇、船艙的細部,角落的導角暗示著空間的延續與延展。

大量的收納皆隱藏為牆體,打造如同船艙通道般簡潔的狀態。漂浮的類玄關櫃試圖形構空間的輕盈。線性的光源指涉著各個空間的方向性,上下分開間接及直接照明的設計,讓空間的多重照明屬性氛圍變成可能。

材料上以溫潤的木材迎接踏入家門的那一刻,從地板延續到牆體、天花,如同進到船艙,被溫暖包覆。原有的大理石地板被局部保留,並且附上一層玻璃,喚起曾經的材料紋理,連結過去。同時透過玻璃的高反射特性,在視覺上把戶外的綠意倒映在室內,是家裡的一片靜海,向自然延伸。形式的洗鍊前衛和材料的溫暖柔和,創造了一種未來卻懷舊的衝突融合。這是一個沒有虛假造作、冠上任何「風格」的設計,所有的設計皆旨在回應屋主的過往生活軌跡、未來的生活想像及室內外的空間環境條件,在創造將來的同時也試圖記起片刻的曾經。

這是一個過去、現在、未來同時存在的時空,而生活會不斷地推著我們前進。

 

年復一年,浪潮在我們面前消退,我們撲了空,但沒關係,明天再跑快一點,把手臂再伸長一點,總有一天,我們總有一天。就這樣,我們奮力地向前划,如逆水行舟,不斷地倒退,航向往昔。

- 法蘭西斯.史考特.費茲傑羅, 1925, 大亨小傳

 

Gatsby believed in the green light, the orgastic future that year by year recedes before us. It eluded us then, but that's no matter—tomorrow we will run faster, stretch out our arms farther… And one fine morning.

So we beat on, boats against the current, borne back ceaselessly into the past.

-F. Scott Fitzgerald, 1925, The Great Gatsby

bottom of page